2013年12月04日

下輩子做你唯一的歸人


走過如此多的風景,穿過疾風掠過的殘痕斷壁,沿著太陽升起的方向,遙想夢寐以求的幸福。一直都是努力的做著自己,感受著歲月蒼白的墨蹟,時光的岸明靜,靜的可以棲於遠方的光陰。於是,我以素心輕觸流年,若然春來秋去,真想扯住流年匆匆的衣角,留住四季若煙的風雲。就這麼不舍的回眸,把我掩飾的淚滴,合著靈魂一起,在得到與失去中永恆。

夢裏幾度,潑墨研畫一場紅塵,三千溫柔的目光,被時光翹首的幾分憔悴。就這樣,我用水墨丹青的顏色舞筆,用蒼白來掩蓋孤獨的痕跡。過往笑顏繽紛,無可安放的紅塵,迷茫的彈天歌際,冷豔煙雲的蒼老,就這麼在生活裏平生失意。坐在老去的歲月裏,心息修禪,任陽光從容驕陽,既然爭不過歲月,不如停下跋涉的腳步,獨留一份安靜的肅然,來蝸居生命的真諦。

這個季節無言,天際暗沉的無可替換,逝去的美好不再重新來過。人生好似一季煙花,開的時候絢爛而璀璨,但不過消逝的太快,活在記憶中的畫卷,生命裏有很多的遇見,世間的種種相遇,都能給回憶依稀的清歡,相念於心。走過山水一程,心也忽遠的亦幻。秋已過,我從容的坐在年輪,數著日子,歲月二字已在鉛華的滄桑裏餘味雋永。

心靈的眷屬,帶著墨色的眼鏡,去看那空曠的一抹無暇,山河的美麗讓我無從書畫,我在迷幻的風景裏找到快樂。那難忘的雲南一旅,在此刻翻滾溢流,畫面似乎就在昨天,快樂的剪影,讓我忘記了自己是置身大好自然,抬起頭,天空的一角,雲也是那樣的堪藍,我如此陽光,快樂的就像一個孩子。沿見歷史文物的古跡,踩著天涯風景的距離,藍天白雲下,歡心的微笑,盡情的徜徉留影。

牽著時光的手回眸,是落花流水的釋然,風雨的漂泊幾度,且不知,誰能陪著到最後。心裏的清純還在,生活的現實,讓我領悟到人生的不易。一方晴空的陽光,我的目光清澈而平靜,一個人的清歡,風輕雲淡的駐足,我想要的只是一個能陪著我走白髮鬢鬢的今生,與我簡單且隨意的生活,如此的與我相伴,傾盡典麗人生。

幾絮冷風的寒意,數著寂寞的季節。暗夜的街燈,在守候的筆觸裏掀起悽楚,滴答的時鐘敲響寒霜的心扉,起起落落,都在自其風身的傲骨。佇立於隔岸的天空,聆聽一曲輕歌,那淡如薄煙的誓言,熄滅溫柔的渴盼,碎片拼湊的眷念,我微薄的衣衫阻擋著涼薄塵世那無盡的冬寒,望眼欲穿,只有自己的身影。往事人瘦花黃,一幕幕在蒼老輾轉。梧桐樹上的我們 冬來,思緒滿箋 遇見,如菊般女子 遺落的一滴陽光 人這一輩子可真不容易 夢已非夢
徹頭徹尾… 冬夜賞雪 漫步吉婆島 迎來了啟明産後小肚腩



上の画像に書かれている文字を入力して下さい
 
<ご注意>
書き込まれた内容は公開され、ブログの持ち主だけが削除でき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