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10月30日

秋風


多少秋風掃落葉,多少秋愁隨風去。暗自傷神。多少個秋風瑟瑟的夜晚,含淚而泣,默然相守,在等待著誰的歸來?那些秋風掠過心湖的日子,苦了等待,愁了心結。

執淚相看,寂靜相望,多少柔情一陣秋風向東去。曾經,於秋風中撿起片片紅葉,遞於手上,放於心間。曾經,於秋風中挽手相扣,迎著秋涼,絮語含情。

只是秋風帶走了最初的甜蜜,留下一個人孤獨的守望。難言情深深,雨濛濛,只為相守一季的溫存。一片落葉,在秋風中翻滾,片片離愁,能與誰訴?

又是一季的秋風,母親陪伴在我身旁,不離不棄,多少個秋風拂面的早上,母親帶著我坐在綠意仍在的江南深處,看那還是綠意盈盈的大草坪,深切感受秋天的生機勃勃。雖然花兒已謝了,但紫荊花仍在枝頭傲然綻放;雖然草兒多數已泛黃,可是仍有那麼一點綠色的希望在泥土上堅守最後的光澤。

又是一季的初秋,母親與我在校園草地上迎風而坐,草地上是一棵棵伸展著綠葉的大榕樹,透過茂密綠葉的縫隙,陽光像金色的毯子披在身上,秋風暖和,帶著絲絲的清涼而溫柔的涼意,將陽光吹得散散落落,像金色的絨毛,鋪展在身上,暖意在身上遊串,閉上眼睛,仿佛到達了天堂,看了輝煌的宮殿,才發現,原來太陽神一直在照耀著我們,只是我一直被人間的淒風苦雨蒙蔽,忘記燈火闌珊處,還有一個人一直用她親切的目光,注視著我;忘記了在曾經受傷的秋天裏,還有一個人一直在家的那頭深情的守望,透過她的目光,我感覺到了一種深深的震撼!

秋風相隨,痛苦後是療傷的溫暖,這一季的花開,是紫荊的花開,象徵著秋季裏不敗的堅強;這一季的秋風,是母愛深深的秋風,將寒意驅趕,陽光般的溫暖,蕩漾在心房。大根 沒有理想的人 印象記 我想要的並不多 鍾情於蟹 無人解花語,誰與花共纏綿
雜記 愛 酒 點燃一支香煙 溶解思你成疾的心

  


Posted by shaojhed at 09:59Comments(0)

2013年10月22日

走進作家城堡


做安靜的筆者,寫如蓮的心事,無關風月,只做自己。



淺淡流年,漫卷詩書,文字含香,是會開出花兒來的。不問經年若何,我只願做一朵淡雅的小花,盛放在文字的原野,面朝陽光,寂靜守望。

相遇,是一樹花開,而相知,是最美的緣。回眸,執手相伴的歲月,深知,有些人,一旦遇見,一眼、便是萬年;有些緣,一旦相牽,一諾、便是永遠。我慶倖,在我最美的年華遇見了你——文人墨客的精神家園。

依稀記得,我與你相遇是在春暖花開的季節,傾心的對視,氤氳了一季花開的暖。無需多言,只一個眼神,你便讀懂了我,從此,燈火闌珊處,我攜一闋脈脈心語等你,許我繁花似錦的嫣然,明媚這一整個春天。

其實,一直是一個隱居雲水深處的筆者,借一尺染墨的素白,席地而坐,掩面深思,筆耕無關風月的深情。其實,我只是一株獨立在清波裏的睡蓮,筆為葉,文作心,一勾一勒,一顰一蹙,墨染詩意的流年 。

如果可以,真的想成為白落梅一樣的女子,臨水而居,江南而立,簡靜恬淡,雅適悠然。在那片蘊滿風情的江南,甘願做一個隱者,雲水禪心,不染纖塵。

然,卻總免不了沾染一身的情愁,落地成塵。雪小禪說:“一個沒有豔俗之心的人,又怎會真正地快樂呢?”是啊,其實,不是沒有痛,只是習慣了隱藏,把黯然留給自己,還世界一片歡歌笑語。

時光匆匆,如白駒過隙,始終相信天涯一角總有一個人能讀懂我的心,包容我的憂傷,以其溫暖的目光,灼熱我含淚的面龐。於是,緣至深處,我走近了你,此後,我把千絲萬縷的心緒交給文字。快樂時,你陪我笑;悲痛時,你陪我哭,我收穫了光華,還有點點滴滴溫暖的感動。說什麼網路虛假?堅信,有愛的地方就是家,走進你,如同找到了知己。

我不是作家,但我喜歡這樣一個地方,薰陶文字的芳香,感受中華文化的獨具魅力;我不是名人,但我深信,文字如花,凡深喜淺愛之人定會尋她而來,不為名利,只為一醉方休。

我亦如此,開博已有一年半了,一直喜愛這個家園,不是因為她帶給我什麼,也不因我帶去了什麼,只為根植在心中的一種精神――認真負責,孜孜不倦,情深意重,我深受著感動,也無悔著耕耘。時光不散,我們不老。

時光向晚,總是匆匆。我懷一份美好的情愫,在這個丹桂飄香的季節,為你寫下片片愛語。無論曾經還是現在,眼前抑或未來,經歷過,便是懂得;知遇過,便是溫暖。

走進作家城堡,我欣喜著、流連著、筆書著,始終相信,見與不見,愛在心裏,一刻也未曾遠離;言或不言,情在心頭,一望便是滿眼的溫柔。如若,秋天的風是一盞無形的燈,我盼它燃起我Pure and clear I am a fish I do not know, you in where Sunday afternoon Lovesickness suffering
Autumn story collection The autumn leaves More of a harvest A good I love water


內心的火焰,點亮與你一起走過的路,一路牽手,一路前行。  


Posted by shaojhed at 10:37Comments(0)

2013年10月16日

留下一些


就像歲末將至,泱泱的老婆婆一樣,歪在一邊,瘋狂地追著《夫妻那些事》,不是因為有多好看,卻是覺得自己的身影和希望一直在那一群人身上閃耀著。

許久沒有留下一點什麼,就像多久前都不曾留下一樣,沒有任何語法,沒有任何束縛,想著便淌著,為壓抑已久的哀傷,也為美好的未來。

他離開,問了,就說回家,黑龍江的家。聊了一會,無果,更或者又能怎樣,最後一個了,2011年3月28日以後的最後一個人,走了,沒有任何眷戀,說走就走,坦然,似乎我所有的感情都成了附屬品,成了多餘。他們說:親愛的,就是這樣的,你會慢慢適應。我突然覺得方向和希望這種東西離我好遙遠,我想做點什麼,想說點什麼,但我什麼都說不出來,再然後,就沒有然後了。

那天讓同事幫我搬電腦,一直擱著沒有處理的電腦一搬,再重新回頭看,心也被搬空了,沒著沒落的感覺油然,我突然很害怕,很害怕看到這麼多安定的眼神和看起來似乎和諧的空氣背後的凝重。再是多麼難堪的處境,終究都是人心鑄就的城牆,心散了,就都散了。

朋友問我什麼時候回去,回去又從何處說起。我也想和電視裏放的那樣,有幾個那麼好的朋友,有福同享有難同當,節假日聊天散步逛街,聚在一起罵罵男人然後笑笑,遇到困難一起度過,天大的事情也一起扛著。但是又能怎樣?我能怎樣?個中滋味!

一個人站在窗臺上的時候,想想,也會拍著胸口不知道喊疼,我到底有多少不曾流露的東西還藏著,我該是有多氾濫和珍惜。

小三終於還是走了,看到那一幕,突然問我,如果真遇到這樣的事情,會不會像女主角一樣相信他。其實從來都沒有那樣恨過,總是覺得好的男人總是能防過小三,不是因為他多麼偉大,而是他的眼光該有多麼長遠。智慧的男人和女人,會始終相信道德的底限而不是心理的底限,道德的男人和女人,會始終相信身邊的人才是最適合的,無論這條路會走多遠,經營和相信才是最重要的。

脾氣很不好,諸多因素,患得患失,看來我也該是步入初老的症候,想來自己都這麼大了,除了對感情還算有未來可言之外,似乎一事無成,不知道自己要什麼,會什麼,什麼都想要,像個小猴子一樣,一雙手捧累了,雖然吃飽了,卻依舊兩手空空,空有那麼多絢麗的曾經又怎樣,什麼都沒有在手心裏揣著,心裏就永遠沒有安全感。雨夜守望 讓人心碎 一個人的天空 蝶變-簪子上的春秋 自行車
淚的沐浴 等你,在下一個璀璨的晴天 帶著心上路 旅のフォトエッセイ:東松島へ 胸中天地




  


Posted by shaojhed at 12:54Comments(0)

2013年10月08日

我打江南走過



四月的雨,下了整整一季,滴青的翠竹,已影了斜陽,它告訴我霧已散了。

傍晚的天,落霞滿布,紅彤彤的,似害羞的小姑娘的臉。

老街深處,有一個園囿,那裏種滿了丁香和劍蘭,還有幾簇潔白的薔薇和無血的玫瑰,同樣嬌豔動人。

向老街處往,行了石橋,這水鄉的水,清風輕了小船。

那岸邊的疏桐,還在窺視誰家閨秀。桐下舊座,幾個老友煮一壺清茗。座見閒談,談笑風聲。

青石板交錯鋪映,,似規整,似零亂,又似在給我方向,誘我前行。

灰瓦白牆,飛簷林立,玲瓏寶塔上懸著的碰鈴,叮噹作響,好一曲聲聲慢。

雨水打過的小窗,透著檀香木雕刻的花紋,古樸的圖騰,流露出歲月的蒼桑。

小園門門楣嵌入的楷書,名曰“覽月”。園中翹翅欲飛的拱亭,傲首擎天,那是狂疏“覽月”的英姿,竟與這小巧的園林交相輝應,迥然有異曲同工之妙。

賞著百花,聞著鳥色,聽著清吟,慢聲鳴叫,鸚鵡在那根紅線上嘰喳,別有一番風味。

園囿阡陌交錯的小路上,沙石縫隙間的綠意也絲毫不遜於陪襯紅花的綠葉,相反,它更加綠意盎然。

我隨心所欲的打這風趣中走過,漫無目的的欣賞。

在這宛如仙境的小園中,雖少了“覽月”。但依舊如夢似幻,霧籠青紗,清風輕吹,好似誰在婆娑中一舞霓裳。

那花仙子的使者,緩緩向我走來,恣意翩然。

近前的佳人,也真是肌如凝脂,齒如碎玉了。

粉色析人的面孔,披肩青絲飄飄,盈水秋眸清澈滴脆。迷人的笑靨,淺淺的酒窩,身著一襲白衫,裙帶飛舞,潔然一身從花叢中慢慢走來,微風清弄,裙角帶香。迷戀了蝴蝶,已醉了酒濃,另我心馳神往。

身後那簇玫瑰,那叢薔薇,真是花仙子所居的處所,還有蝴蝶門衛,蜜蜂執勤。

江南的雨,煙水朦朧,婉約西子,浩渺紅顏。

無期的相遇,是久違的那種賞心悅目的美;與子邂逅,又引起我記憶深處的家的眷戀。

在浪漫花開的季節,留下一段美麗的回憶。

我打江南走過,雨水濕了我的足跡。輕搖一葉扁舟,河中的鯉魚躍上我的船頭。

這一篙劃出的畫筆,把船系在了家門東面,正對著東窗高堂人生哲理 離開你才發現了自己 聆聽空穀雀啼 追逐夢想 承諾
致秋 壩頭春色秀 足以證明我的題目 不管不顧搏一回 我的思念


  


Posted by shaojhed at 11:12Comments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