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2週間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  

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広告 at

2013年10月08日

我打江南走過



四月的雨,下了整整一季,滴青的翠竹,已影了斜陽,它告訴我霧已散了。

傍晚的天,落霞滿布,紅彤彤的,似害羞的小姑娘的臉。

老街深處,有一個園囿,那裏種滿了丁香和劍蘭,還有幾簇潔白的薔薇和無血的玫瑰,同樣嬌豔動人。

向老街處往,行了石橋,這水鄉的水,清風輕了小船。

那岸邊的疏桐,還在窺視誰家閨秀。桐下舊座,幾個老友煮一壺清茗。座見閒談,談笑風聲。

青石板交錯鋪映,,似規整,似零亂,又似在給我方向,誘我前行。

灰瓦白牆,飛簷林立,玲瓏寶塔上懸著的碰鈴,叮噹作響,好一曲聲聲慢。

雨水打過的小窗,透著檀香木雕刻的花紋,古樸的圖騰,流露出歲月的蒼桑。

小園門門楣嵌入的楷書,名曰“覽月”。園中翹翅欲飛的拱亭,傲首擎天,那是狂疏“覽月”的英姿,竟與這小巧的園林交相輝應,迥然有異曲同工之妙。

賞著百花,聞著鳥色,聽著清吟,慢聲鳴叫,鸚鵡在那根紅線上嘰喳,別有一番風味。

園囿阡陌交錯的小路上,沙石縫隙間的綠意也絲毫不遜於陪襯紅花的綠葉,相反,它更加綠意盎然。

我隨心所欲的打這風趣中走過,漫無目的的欣賞。

在這宛如仙境的小園中,雖少了“覽月”。但依舊如夢似幻,霧籠青紗,清風輕吹,好似誰在婆娑中一舞霓裳。

那花仙子的使者,緩緩向我走來,恣意翩然。

近前的佳人,也真是肌如凝脂,齒如碎玉了。

粉色析人的面孔,披肩青絲飄飄,盈水秋眸清澈滴脆。迷人的笑靨,淺淺的酒窩,身著一襲白衫,裙帶飛舞,潔然一身從花叢中慢慢走來,微風清弄,裙角帶香。迷戀了蝴蝶,已醉了酒濃,另我心馳神往。

身後那簇玫瑰,那叢薔薇,真是花仙子所居的處所,還有蝴蝶門衛,蜜蜂執勤。

江南的雨,煙水朦朧,婉約西子,浩渺紅顏。

無期的相遇,是久違的那種賞心悅目的美;與子邂逅,又引起我記憶深處的家的眷戀。

在浪漫花開的季節,留下一段美麗的回憶。

我打江南走過,雨水濕了我的足跡。輕搖一葉扁舟,河中的鯉魚躍上我的船頭。

這一篙劃出的畫筆,把船系在了家門東面,正對著東窗高堂人生哲理 離開你才發現了自己 聆聽空穀雀啼 追逐夢想 承諾
致秋 壩頭春色秀 足以證明我的題目 不管不顧搏一回 我的思念


  


Posted by shaojhed at 11:12Comments(0)